首页 > 总裁 > 隐婚蜜爱:老公V587 > 隐婚蜜爱:老公V587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156 秦舅舅带卿卿一起去秦家拜年

作者:清音随琴    

    年初一的晚上安城下了一场大雪,初二的早上,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白里。

    秦皓天还没亮就来到了苏家,安静的小区只有白雪和他作伴,和往年一样,不远处的老树上挂着一排排红灯笼落入他幽深的眼底,他唇角不自觉的扬起。

    还记得他和苏莞卿来这个小区,他一脸嫌弃,各种不适,在苏家待了不上半小时就走了。

    那一天他和苏莞卿确定了婚事,而他是应爷爷的要求来给苏家送彩礼的。

    他永远都觉得那天的苏莞卿,披着一头长长的青丝,窈窕的身段被合体的白色长裙包裹,玲珑剔透,美极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是被她吸引的吧,加上他出了车祸苏莞卿一直照顾了自己那么久,这段恩情在他心里还是难以抹去的吧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之间也是有回忆的,还如此美好。

    秦皓想,他并不是不爱她,只是烦透了那种生活,烦透了她的唠叨而已……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无时无刻都在回忆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这两年,他很少在外面吃饭,发觉最想念的还是她每晚都为他洗手作羹汤的时刻,那些食材健康又美味,无论哪家餐厅都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好的她,他却弄丢了。

    天色见亮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的早晨,苏明堇一大早就穿着大棉袄出来,苏莞卿说过今天会和小瞿一起过来吃饭,他必须提早做准备。

    看到他从小区出来,秦皓将买好的东西拿下车,走过去开口,“爸,新年好!”

    苏明堇双手插进兜里,在看清眼前的男人后,他冷笑了声,“这不是秦总吗,你是走错了地方吧,会来我们穷人的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,我是来给您拜年的。”说着秦皓就把手里的补品递给过去,“这些都是我托人从国外捎过来的,会对您的身体有好处,您拿着。”

    苏明堇可不敢,现在小卿这么幸福,新女婿他也见过了,人不错,他哪能还收秦皓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呵,我可担当不起,这东西我们这些穷人吃了也没多大的用,还是拿回去孝敬你妈吧。”苏明堇继续开口,“我说秦总,您是大名鼎鼎的秦少爷,可千万别再这么叫我了,您要记。臀颐羌仪淝湟丫牖榱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苏明堇就想离开,秦皓却不依不饶的将他拽住。

    他态度谦和,“爸,您别这样!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,也是我不对,可人谁不会犯错呢你说是吧,关键是知错能改。”

    这人还能要点脸不,谁规定改正了错误就一定让人接受的?

    “秦总,你这样会让我误会你想和我们家小卿复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个意思,小卿最近都不接我电话,爸,我求您帮帮我,我知道小卿最尊重最在乎的人是您,您说的话她一定会听的。”秦皓的态度只差给苏明堇下跪了,“爸,其实您心里比谁都清楚,像小卿这种条件的女人,能找到我也是她的福气不是,她若是真的和我这么较劲下去,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明堇听得气不打一处来,狂妄自大的男人!

    这两年真是苦了他的女儿,也难怪之前小卿生他的气,原来秦皓是这么个货色,总以为世界离了他就不会转了吗?

    苏明堇也没有和他争吵的心思,只要他的女儿好,他便什么都不计较了,说起来这事也是他的错,要不是当年昏了头和秦远成拿孩子开玩笑,他的小卿也不会白白受了两年的委屈。

    末了,苏明堇看着他的眼睛道,“是没有好处,女人不比男人,离婚背后是非多,不过秦总这也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这两年来,虽然秦皓是他的女婿,可因为身份地位的关系,苏明堇好像从来没有在秦皓面前挺直腰杆说话,今儿个他倒是扬眉吐气一次,再也不用看他的脸色了!

    “爸,您……”秦皓没想到,连苏明堇对他都是这种态度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,苏明堇是个怕老婆的男人,每次和他说话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苏明堇打断他,“好了,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,卿卿这段时间我瞧着还不错,你以后就别来打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卿她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想上去看看阿姨,我已经许久没见她了,给她买了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苏明堇这边不行,他只能找卢雅琴,那个贪财的女人!

    他相信,只要花点钱一定能知道苏莞卿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你阿姨不在家,他和阿轩去了乡下度假。”苏明堇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“这里不适合秦总待,您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苏明堇懒得回头,直接往菜市场走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远走的背影,秦皓只能想回到车里,而后给邹涵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帮我查一下苏莞卿最近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是,总裁。”

    苏莞卿,你这么躲着不见我到底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这么快就能忘了我,忘了属于我们的两年吗?

    大年初二的秦家基本上就各就各位了,大家伙忙着拜年,只有秦老爷子和秦远成父子俩在中院下棋。

    苏莞卿和秦少琛一起过来时,父子俩正为一盘棋吵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来之前秦少琛打过招呼,要不然父亲也不会在这儿陪着爷爷。

    苏莞卿来秦家的次数不少,每次都是才到门口老爷子就热情的款待她,然而今天,她和秦少琛手牵着手在两位长辈面前站了半天也不见他们说句话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爸,给你们拜年了。”苏莞卿局促的将买来的东西交给佣人,想插话却一直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受不起。”老爷子看也不看她一眼,冷冷道,“行了,年也拜了,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苏莞卿意欲解释,秦少琛却拽住了她的手腕,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。

    爷爷和父亲虽然没有理他们,但也没有过多的斥责,只是在气头上而已,他相信时间长了就好了,毕竟爷爷和父亲以前都喜欢苏莞卿。

    秦远成走完这局棋,他抬头朝夫妻二人看了眼,两人手牵着手,感情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想起苏莞卿和秦皓在一起时每次回来秦家,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好过,秦皓和苏莞卿,他们从来都是一个在前一个在后,仿佛是苏莞卿永远追不上秦皓的脚步。

    为了这事,他多次训斥过秦皓,要学会疼爱妻子,可那小子不但没改正反而伤害了苏莞卿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无论以后苏莞卿和谁结婚他们都是无权干涉的,毕竟这事是他们秦家的错,但苏莞卿未免也太会挑了,竟然挑到了他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并不是秦远成对苏莞卿有成见,而是这件事根本无法对外公布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秦少琛故意设局抢了自家弟弟的老婆,到时候那些人指不定说得多难听呢,他们秦家的声誉也会受损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依然固执的站在原地,但谁也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一盘棋终于下完了,老爷子这才吩咐人,“去泡几杯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杵在这儿了,碍眼。”老爷子没好气的道,“去那边坐吧,我和你爸再杀一局。”

    秦少琛拥着苏莞卿坐在对面的座椅里,不管怎样,爷爷已经愿意招待他们!

    苏莞卿揪着两手,忐忑不安的坐着,她今早准备的千言万语一点也没起到作用,反而令她更加紧张。

    之前来秦老爷子这儿是她感觉最轻松的,可此时,她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双大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,“别害怕,爷爷就是在气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莞卿点头。

    她自然能理解老爷子的态度,不过她觉得,老爷子骂她几句反而会好些,这么晾着她,着实让苏莞卿紧张害怕,害得她就连喘一口气都要斟酌一番。

    不多时,秦楚挽着陆远的手进来,他们手里提了不少礼包。

    秦远成逮着机会,放下手里的棋子开口,“楚楚来了。阋栈鼓钸蹲拍隳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瞪了儿子一眼,“别给我打岔,他们来他们的,你下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老爷子今个儿较劲的很,就连秦楚的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苏莞卿和秦少琛过去,一起叫了声,“姐,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楚笑着朝他们看了眼,没了之前在西城别墅的厉色,“你们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刚来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秦楚点点头,刚要拉着陆远去老爷子那边,老爷子却酸溜溜的开口,“怎么,都把我这个老头子忘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老爷子是有意给秦少琛苏莞安卿较劲,只要逮着机会就责备其他人。

    苏莞卿和秦少辰相互看了眼,皆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老人小孩都一样,都得靠哄的。

    秦楚走过去,从身后拥住老爷子,“呵呵,爷爷,新年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,你啊终于舍得来了,害得我和你爸在这儿吵了一上午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来了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抬起眼找了一圈,狐疑道,“陆骁呢,我都好两天你没看到那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秦楚笑,“这孩子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说是去看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呦呵,这一次还真是上心了。募业墓媚铮俊崩弦酉乱幻肴瓷,“到底是女朋友重要还是我这个太外公重要,要去看女朋友总得先给我拜个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今天是怎么了,这大过年的怎么说话酸溜溜的?”

    秦楚心里比谁都清楚,老爷子是在和秦少琛较劲,所以今天不管是谁过来都得挨他一顿训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是嫌弃我这个老头子了,所以才来这么迟的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看您说的,我可是隔三差五就过来看您的。饷此悼删吞宋倚牧。”

    秦远成哪能不知道父亲在计较什么,趁老爷子和女儿说话的空档,他悄声吩咐佣人给秦少琛和苏莞卿准备水果和点心。

    老爷子从座椅上起身,他拉起秦楚的手,“你呀,什么时候才能对自个儿的儿子上点心,以后,还是让陆骁跟着你们吧,别一天到晚跟着他舅舅,上梁不正下梁歪。”

    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众人,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少琛的脸顿时冷了下来,不过他也不可能和老爷子生气,而是聪明的回了句,“爷爷这话说得没毛。狭翰徽铝和,也不知道咱们秦家谁是上梁呢!”

    老爷子差点气出一口黑血,他就是想发泄发泄,这小子能不能给点面子,不多嘴会死啊。

    秦远成眼见老爷子脸色通红,他呵斥儿子,“阿。趺凑饷疵焕衩,还不快给你爷爷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别!”老爷子摆手,“阿成,您这儿子我真是没辙,您自个儿好好管教吧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老爷子是动了真格了。

    苏莞卿闷闷的朝秦少琛看了眼,低声道,“你怎么也不忍忍,明知道老爷子说的是气话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我还不是怕你误会么,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秦少琛这么多年不近女色,他竟然这么说我,不是故意挑拨我们的关系么?”秦少琛特有理。

    那说起来她还得感动一番,这么为她着想?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还是别说话了,爷爷他就那个性子,你干嘛这时候和他计较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和他计较。撬臀壹平夏,我不就是娶了个老婆么,至于给我甩脸子,都好几天了都!”

    秦少琛受几句倒没什么,即便老爷子一直这样对他,他也无话可说,也不会去顶嘴,可他老婆在这儿。陕镆盟蛰盖涫苷庋奈克睦锊黄胶饬耍

    秦楚适时的开口,“爷爷,这是阿远买给你的,他说啊你最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朝秦楚身后的男人看了眼,不禁皱起了眉,“买什么都好,只要他是真心实意的对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陆远,每次来了也不见他喊一声爷爷,就连秦远成他也没听见喊一声爸,怎么,真的对他们秦家有那么大的仇?以前的事情过不去了是吗?

    再者,老爷子并不觉得他们秦家以前做错了什么!

    陆远破天荒的答道,“爷爷,您放心,我和楚楚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白了他一眼,在这样的日子也不好说他什么,干脆懒得答。

    他点了下头,“行了,既然来了就吃饭了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远成道,“我去厨房安排,要不你们没事打麻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特意朝秦少琛和苏莞安卿眨了下眼,示意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活跃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“打麻将,好啊。”秦楚笑道,“我都好久没打麻将了,哎呀,过个年真是累坏我了,阿。涯阆备窘欣匆黄鸢,我们就自家人一起玩玩。”

    打麻将苏莞卿一点也不会,她倒是会看,就是从来没有摸过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时候她哪能坏了他们的兴致,尤其是老爷子,她还想找个机会和爷爷解释解释呢。

    她不是怕输,而是怕一会儿胡乱的赢了老爷子,那可不是成了罪人了么。

    四人一桌,大家伙先让老爷子坐下,陆远和秦楚坐了对面,苏莞卿只得和老爷子坐对面,而秦少琛成了她的军事。

    “阿。荒阋怖瓷习,我让你姐夫让你。”秦楚有意想缓和气氛。

    “别,我看着你们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楚故意调侃,“怎么,还怕我们欺负你媳妇不成。俊

    “我是真不太会。”苏莞卿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。㈣∮械氖乔,你只要会给钱就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牌洗好,苏莞卿紧张的很,她低声对身旁的男人道,“一会儿你可别把牌打乱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双手落在她肩上,“放心吧,有我在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不玩了不玩了!”老爷子听了秦少琛这话气不打一处来,突然将麻将机上的牌推开,“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秦楚不禁觉得头疼,“爷爷,您怎么又较劲了呢,我们这么多人陪你,总有人空着。共宦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玩了,我年老玩不过你们!”老爷子如同孩子似的冷哼。

    秦远成正好从厨房那边过来,一看这架势,赶紧道,“阿。蝗荒闩憷弦酉缕灏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了,您儿子厉害得很,要傻我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众人,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什么时候这么爱较劲了,也真是醉了啊。

    苏莞卿为难的看了眼秦少。慌率撬窍衷谖蘼鬯凳裁蠢弦佣蓟岱锤邪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们在这儿爷爷不开心,那我们走吧。”说着,他就想拉着苏莞卿离开。

    秦远成拽住儿子的手呵斥,“我都安排好了午饭,吃饭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他一边背着老爷子和儿子使眼色,低声道,“你爷爷在较劲,你就不能退一步么?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太无理了吧,我宁愿他打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秦远成瞪了他一眼,“总之你们现在不能走,否则后果自负哦。”

    秦少琛是最不喜欢被威胁的,他正想坚持,苏莞卿突然从男人掌心里抽回手,柔声开口道,“爷爷,如果您不嫌弃,我陪您下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老爷子不敢相信,“会吗?”

    他认识苏莞卿那么久,从来不知道她还会下棋啊。

    苏莞卿斟酌的开口,“我稍微懂一点儿,以前经常在网上下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来了兴致,毕竟他最喜欢的就是下棋,可这些兔崽子一个个都不愿意陪他,害得他每次拉着管家下,又嫌老管家技术太烂,两三下就赢了,也没什么意思啊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里一阵窃喜,却冷冷哼了声,“嗯哼,你还能赢我,我就不信了,赶紧的把棋盘给我摆好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一听这话都不禁松了口气,不过对于苏莞卿他们是很质疑的,她真的会下棋?

    以往在秦家,她只会陪老爷子聊天,收拾家里的琐事,完全就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儿媳妇,哪有这么活泼的一面,倒是让秦远成和秦楚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只有秦少。淙缓苷鹁蛰盖浠嵯缕,但他挺相信她的实力,刚要说什么,苏莞卿却低声在他耳旁道,“你别开口说话了,一会儿爷爷又该生气了,放心吧,我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她下棋的技术很有可能会赢过爷爷?倒是让他很期待了。

    和老爷子面对面坐着,下棋开始了,大家都凑过来看这场厮杀,秦少琛站在苏莞卿身后眯起眼看得异常认真。

    刚走一步他就知道了苏莞卿的棋艺到底如何!

    只能说一般般,不过后来看她走的几步,男人便看出了端倪,她这是在有意让着老爷子,却又让自己输得不那么难看,以免让人看出她在让步,每走一步她都很费脑子,他不禁心疼起自家媳妇!

    对面的老爷子也下得很认真,他戴了老花镜,每走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看得大家伙的神经都跟着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眼看老爷子被困。卦冻扇滩蛔『暗,“爸,走这边走这边!”

    老爷子瞪了他一眼,“死一边儿去,我知道怎么走,你以为你多聪明呢,每次还不是败给了我?”

    其他人忍不住笑出声来,他们还没见过爷爷这么不给父亲面子呢,原来在爷爷面前,六十岁的父亲也不过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苏莞卿瞧着这一幕也忍不住勾了勾唇,神情也跟着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幸好她闲来无事的时候学会了这个,要不然今天她可真的尴尬了,都不知道怎么和老爷子搭话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一家人凑在一起还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一局棋快要落幕,眼看苏莞卿要输了,陆远不禁冷笑出声,“我还以为是何方高人呢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秦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!

    “那也比你好!”老爷子冷冷的视线朝他看过去,沉声开口,“这下棋就和做人一样的道理,陆远,你若是能做到一半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棋不在乎输赢,是乐趣,懂吗?你弟媳能陪我这个老头子下棋,又不是很落后于我,已经很不错了,你呢,每天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当众训斥他,又是在大年初二,陆远的脸当即觉得挂不。蜃殴,“爷爷您看您老说的,我又哪儿做错了?我不就是做了个评价么,不管弟媳的棋艺如何高超,还是无法和您企及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这等阿谀奉承的话让老爷子听后只会更生气,“陆远,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么,难道还非要我不顾你的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明?”

    陆远艰难的扯了扯嘴角,“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知道,为什么每次过来老爷子都要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眼看局势又紧张起来,苏莞卿适时开口,“爷爷,还要下吗?”

    秦远成接过话,“等吃完饭你再陪老爷子下吧,刚才佣人说午饭已经弄好了,还是先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,就不吃了。”陆远心里有气,哪能还留在这儿,“你们慢用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就要走,秦楚低叹一声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陆远,怎么每次来秦家都要较劲呢,难道就不能少说两句么?

    “陆远,陆远,你等等!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停下脚步,气愤的道,“楚楚,你说爷爷到底什么意思,每次我来都摆一张脸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”秦楚和老爷子的口气一样。

    她追出来不是怕丈夫心里不好受来安抚他的,而是想告诉他,若是一直和爷爷较劲对他,对整个陆家都是没好处的。

    她作为陆家的儿媳妇,也只能坐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楚楚,你,你怎么和爷爷一样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和爷爷一样?”秦楚冷笑声,“难道不是你自己做错了事?”

    被妻子戳到痛处,陆远脸色非常不好,前几天他和妻子还商量着儿子的婚事来着,怎么这两天他们俩又为以前的事情闹起来了,包括老爷子,怎么也抓着他以前犯的错不放呢?

    “不是,这能怪我吗?楚楚,你扪心自问,你和你们家的人何时照顾过我的情绪?结婚那年,我说了婚事由我们陆家操办,可你爸倒好,全部给办了,我们陆家只能照单全收,你们秦家问过我们陆家吗,有尊重过我吗,是我娶媳妇凭什么要秦家来插手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当年的那场婚礼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本来感情很好,但也就是因为这场婚礼生了嫌隙。

    “我爸那还不是体谅你。”秦楚解释,“陆远你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我和你生了一个女儿,将来她要嫁人,你会坐视不管吗,如果我们的女婿条件不好,不能给我们女儿想要的生活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远被秦楚这番话说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只有自己做了父母才会体谅自己父母当年的那份心,陆远,你是不是该体谅体谅我爸,他不过是想让我过得好一点,这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陆远冷哼声,当年的耻辱历历在目,他哪能说忘就忘,“哼,体谅?根本就是嫌我没钱,给不了你想要的婚礼,你们秦家根本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楚知道这事秦远成确实欠考虑,本来她和陆远的婚事秦远成就不赞成,当时确实有意想给陆远下马威,可没想到会让他们夫妻生了嫌隙,这事一直是秦远成心里的痛。

    可他一向骄傲惯了,总不可能给陆远道歉吧,更何况陆远结婚不满一年就传出有外遇,气得秦远成只差提着大刀砍了陆远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没话说了吧,你也觉得爷爷和你爸做得太过分了是吗,你知道那场婚礼以后外界都怎么说我们陆家吗,甚至到现在,我陆远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被人说成是你们秦家的功劳!”

    秦楚深吸口气,盯着他的眼睛到,“我爸爸和我爷爷没有错,我本来就是他的女儿,他们心疼我,替我们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有什么不对,你不但不感谢,反而因为这件事情和我生嫌隙,陆远,你真是脑子有坑。”

    敢情这些年她的付出都是被陆远好心当成了驴肝肺。

    她承认婚礼的事情他们秦家太过于强势,可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,有必要还纠结着不放吗,况且秦家暗地里确实帮了陆远不少忙。绻皇撬笞鸥盖缀鸵,陆远哪能有今天的成就!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回报她的吗?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脑子有坑。”陆远气哼哼的嘀咕,“如果不是脑子有坑,我又怎么会娶你!”

    秦楚脸色猛的一变,厉声道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陆远我告诉你,现在是儿子长大了我不和你计较,如果是以前我绝不会这么放过你,你以为只有你后悔这桩婚姻吗,我比你更后悔,女人这辈子最心焦的就是没能找到一个好丈夫,陆远,你自己好好想一想,这辈子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对的起我吗,楚楚,要不是当年的那场婚礼,我们之间根本不会变成这样,如果你能站在我这边多为我着想,我们的关系也不会继续恶化。”

    秦楚冷冷盯着他,“最起码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,陆远,是你先背叛了我们的感情,我今天能站在这儿和你说这些,都是为了咱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我们都是为了儿子。”陆远冷笑。

    若不是为了儿子,他和秦楚根本生活不下去,他每天都活在煎熬里,那场婚礼带给他的是痛苦,是耻辱,他忘不掉,心里仿佛是着了魔,只要是看到秦楚痛苦,他就得到了快感。

    可他的妻子是秦家千金大小姐,他又没有办法真的对她过分,这些年两人只能这么熬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为了陆骁,你还屁话这么多做什么?”秦楚的内心被狠狠的中伤了,果然。飧瞿腥酥皇窃诤退倜娴姆蚱奚,她自己都不懂,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吗,我陆远虽然没有秦家的势力,可到底也是一个男人,也有自己的尊严,秦楚,你哪次不是在我这儿受了委屈转身就来秦家告状了,我陆远他妈和你这么多年就是一个窝囊废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我没尊重过你吗?”两人战争升级,秦楚嘴角扬起一丝苦涩,“陆远,那不过是你的心结而已,你想想你的今天,如果不是我爸,你觉得你能成大器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陆远有今天还得感谢秦大小姐的施舍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好了,爷爷和爸都在等着你吃饭,不用送我了,总归我不过是一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秦楚的心早已痛得麻木,她和陆远的关系就这样维持了二十几年,时好时坏,偶尔这个男人也能给她一些甜头,那时候她就天真的想,或许是她太强势了,让陆远觉得没被尊重,她就试图改一改强硬的性子,可他们还是过不去那个坎儿啊。

    他过不去婚礼,她过不去他的外遇。两人只要在气头上,就仿佛触到了彼此内心深处的菱角,一碰就会扎得彼此生疼。

    这边,秦老爷子和秦远成等了好半天也不见秦楚回来,不禁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秦楚和陆远的夫妻关系他们做长辈的是最清楚的,刚才老爷子又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,就怕他们两个又吵起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开口,“阿。闳タ纯茨憬,跟她说都在等她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少琛应声,走时朝苏莞卿看了眼,叮嘱道,“我很快回来,你坐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快去吧,我们不会对你媳妇怎么样的。”老爷子不耐烦的呵斥。

    秦少琛在老爷子的催促下才离开,待他走后,苏莞卿主动站起身,想要和爷爷父亲解释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爸,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朝她摆手,显然已经没了那么大的怒气,“好了,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小卿,你想要爷爷不怪你,爷爷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瞧瞧,老爷子是多直爽的一个人,这也是苏莞卿喜欢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虽然他这么说依然让苏莞卿很失望,不过倒是让她心里好受了不少,总归爷爷已经能好好和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也应该要理解老爷子,总不能要求人家一下子就接受吧,就连她自己一开始都接受不了和秦少琛的婚姻关系,更别说老爷子和父亲了。

    他们考虑的地方太多,一是顾及秦家的颜面,二是怕她以后在秦家会更难立足,也怕秦少琛因为这事被秦皓抓住把柄。

    苏莞卿艰难的抿了下唇,“我知道爷爷,这件事是我欠考虑,但我和阿琛是真心相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才认识几天,还谈不上爱吧。”老爷子不悦的朝她看了眼,“小卿,恕我直言,你和阿琛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怎么没发现,这丫头也有一股子倔强劲儿呢。都到这时候了,还要说这番话来气他么,她明知道他是无法接受她和阿琛的婚姻的。

    苏莞卿深吸口气,她没有半分的退缩,而是道,“爷爷,爸爸,我想你们都年轻过,爱情的时间不论长短,而是两人不管在何时都能心心相。液桶㈣。揖醯梦颐呛芎鲜。”

    秦远成也没料到今天的苏莞卿如此坚定,以往只要老爷子说的,她都会一一照办,今天倒是连退一步都不肯,她和阿琛的感情真的到了无坚不摧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老爷子也不想继续讨论这事,“今天过年,就先别说这事了,小卿,你的棋下得不错,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呢?”

    “您也没问过我。僬呶揖醯梦业钠逡栈共荒芎鸵,怕太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老爷子总算笑了出来,是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尽管苏莞卿做了让他很伤心的事,可他还是无法打心眼里讨厌这个丫头。

    只是这桩婚姻,他该和两个孩子好好谈谈,他们不能在一起啊。

    秦楚目送陆远的背影离开,许久都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还是秦少琛过来,“姐,发什么呆。桶职侄荚诘饶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,都不出声的吗?”秦楚生怕刚才和陆远的对话被弟弟听到,不禁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刚来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少琛瞧着她阴郁的脸,心里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的对话他听到了一些,他这个做小舅子的也不方便当面插入,这样只会给秦楚带来更大的烦恼,只是楚楚,你为什么不让我帮你呢,就由着陆远这么欺负你吗?

    “阿。Ω妹挥心敲瓷税桑俊鼻爻首髑崴傻淖苹疤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了解爷爷的性子吗,他现在是在气头上,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过去这个坎。”

    看到弟弟这样,秦楚是有点后悔的,“怪我,当时太冲动了,不该这么快把你和苏莞卿结婚的事曝光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要曝光,你反而给了我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,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这是秦少琛的真心话,他早就想曝光和苏莞卿的婚姻关系,可苏莞卿一直不愿意,现在借了姐姐的手,苏莞卿怪都怪不上他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① 精彩小说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连载于玄幻楼,更多关于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内容, 请关注玄幻楼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http://m.xuanhuanlou.net/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(作者:清音随琴)及有关此小说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